Archive for the '南林教务网络管理系统' Category

南京林业大学一年半劝退49名本科生 家长哭诉

九月 25th, 2017 by admin

2015年,我国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达3647万人。新华社记者 秦 迎编制

秋天本是收获的季节。这个秋天,虚度了春、又虚度了夏的王军接到了南京林业大学的一纸通知,因为没完成规定学业,学校对他作出退学处理。

早在一年前,南京林业大学就对2012级学生王军提出过退学处理意见,母亲带着他到学校恳求,希望再给孩子一次留在校园学习的机会。鉴于其健康原因,学校同意王军降级试读一年。然而一年过去,“玩游戏近乎痴迷”的他,终究还是没有修够学分。

这次,王军的母亲没有再来学校。“可以想象,这位母亲该有多失望。”南京林业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高捍东教授的语气中,也有几分惋惜。

2014年,南京林业大学出台《本科学生学业警示及帮扶办法(试行)》,依学业未完成情节轻重对学生作出黄色、橙色、红色学业警示,被红色警示的作退学处理。2014年下半学年红色警示18人,2015年上半学年13人,2015年下半学年18人。一年半时间里,南林大劝退了49名学生。

被退学处理,就学生个人而言,意味着大学梦碎;就其家庭而言,意味着寒了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心;就学校而言,意味着不得不为剔除“不合格产品”、捍卫教学质量和学校声誉而作抉择。

记者走访南京部分高校发现,南京林业大学此举并非孤例。向高校人才培养“严进宽出”说不,走进这样的高校,走近被作退学处理的学生,走近他们的师长同侪,“拧巴着青春与迷惘”的校园一角扬开了面纱。

被劝退的学生

“大学刚开了个头,没想到就要结束了”

王军,南京林业大学2012级学生,2014年11月因橙色学业警示被降级,2015年6月因达到红色警示被作退学处理。2015年秋季申请降级试读,第一个学期又未能修够学分被终止试读,2016年春季再次延长试读后仅得7.5个学分,最后被终止试读而退学。

在王军一位老师的记忆里,他很少上自习课,玩游戏近乎痴迷,尽管多门功课挂科,却似乎与己无关,三年时间40多个学分没修。“超过40个学分没修意味着什么?有近20门课程不及格啊!”这位老师一脸无奈与不解。

李欣,南林大2014级学生,2015年5月因为一个学期所修学分没超过4分被红色警示,随后被作退学处理。申请降级试读一年后恢复学籍,2016年9月回到原班级学习。

这个长相斯文、说话慢声细气的男生,却和另外几个学生一起破了南林大红色警示的纪录:上大学刚一个学期,就被学校作退学处理。他大学第一个学期所修学分仅4分,4门课程不及格。

李欣来自西部的一个大城市,和许多同龄人一样,从小学到高中都被学校作业和各种校外辅导包围着,经历了无数个挑灯苦读的夜晚。“那时候老师总说,现在多吃点苦,考上大学就进天堂了!”李欣说。盼望着、盼望着,终于等到苦尽甘来考上大学的一天,总该好好玩一玩了吧。“解放了!”李欣这样形容自己刚跨入南林大校门时的心态,终于不用像高三那么辛苦,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

泡网吧、玩游戏,李欣尽情释放高中压抑三年的游戏瘾。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学校旁边的网吧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很少去晚自习,因为再没有老师、家长在身边督促着他学习。就这样,在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中,李欣的大学第一个学期轻松度过,他没有留意入学时学校发放材料里这样的规定:一个学期获得学分未超过4分,将被红色警示,作退学处理。

“好像当头一棒,打蒙了,也害怕极了……”即使到今天,谈起当初听到被退学的消息,李欣仍然头上冒出汗珠,“大学刚开了个头,没想到就要结束了!”

闻超,南林大2014级学生,大一下学期7门课不及格,大二上学期5门课不及格,2016年9月受到橙色警示,降一个年级重修学业。

与闻超交谈,是秋日的午后,细雨打窗,校园烟雨蒙蒙。闻超看着窗外说:“像现在这样外面下着雨,我心里就会冒出很多感触想写出来。”

特别爱写的闻超颇有文学天赋,写有50多万字文学作品。高考后的那个暑假,他就写了10多万字的网络小说。

但闻超学的是理工科。经常深夜两三点来了写作灵感,他就爬起来抱着电脑或者纸笔写起来。“大概百分之七八十的精力都花在写作上了,用于专业学习的时间少得很。”闻超说,因为自恃高中时理科基础很好,也就没太把专业课当回事,上课听一听,下课后几乎从不复习。“力量用偏了!”回顾自己的大学两年,闻超有点懊恼。

马宁,南林大2013级学生,多次受到黄色学业警示。

提起马宁,理学院辅导员李靖老师有些哭笑不得:他玩游戏太痴迷了,用手机玩,用电脑玩,有时候是手机、电脑一块玩,看着手里的想着桌上的,经常会玩到深夜。“然后,就是旷课,他早上起不来啊!我每天早上打他手机想叫醒他,他却把手机设成静音。我干脆交待他宿舍同学早晨起来叫醒他,不起床可以把他被子掀掉。”

作为辅导员,李靖经常督促马宁,无论是在教室、路上还是到宿舍,只要遇到他就提醒,“少玩游戏啊!”李靖记不得与他谈了多少次心,马宁有时甚至会拍着桌子发誓“以后决不再玩了”,可是过不了两天又照玩不误。

被劝退学生的家长

“只有一个恳求:让孩子留下来”

面对孩子被大学劝退,家长的心情可能是所有人中最复杂的。

2015年对王军退学处理时,王军的父母都来找过南林大。母亲在教务处负责人面前声泪俱下:上这么多年学,退学回家怎么办啊?孩子的人生不是毁了吗!

南京理工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高蓓蕾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个被劝退学生的母亲,一直跟在我身后不停地哭诉,任你怎么解释,她只有一个恳求:让孩子留下来。可是学校有自己的制度,我们只能硬下心肠说,请你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

李欣和闻超的家长都在西部省区,听到孩子受到退学和橙色警示的消息,第一时间赶到学校。李欣说,当初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跟父亲讲退学的事,打通电话后,父亲没有太多责备,星夜赶到南京与老师商议该怎么珍惜试读的机会,“父亲的行动给了我信心,我从他那里感受到爱护和信任。”

也有学生家长,特别是一些富裕家庭的家长,则对孩子被劝退抱平静甚至漠然态度。南林大教务处副处长高捍东介绍,江苏泰州的一位家长,在来学校商议怎么帮扶学生时,一边听老师谈,一边不停地接打电话忙生意上的事。“把生意看得比孩子学业还重。一开始接到学校电话还来,后来干脆连学校也不来了,对孩子放任自流,并不介意孩子学业中断。也许,他们把孩子送来只是想镀镀金,增加些阅历而已。”

高校教务处老师心情最沉重的,是看到来自中西部农村、城市低收入家庭的家长:孩子就是整个家庭的希望,改变家庭的命运都寄托在他们身上。父母含辛茹苦供养、孩子寒窗苦读上了大学,似乎看到家庭未来的曙光了,不料突然被劝退!曙光灭掉,希望坍塌……

李靖老师介绍,马宁的家在一座中等城市,父母以卖早点为生,最早几次打电话给他父母,夫妻两人会在第二天准时赶到学校。经历了几次帮扶无效后,他的父母也不来了。“如果他还这样虚度光阴,下一步如果再作进一步警示,真不知道他该怎样面对辛苦谋生的父母!”李靖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大学,原来并不是传说中放松的天堂!”几位受到退学和橙色学业警示的学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似乎有些恍然大悟。中学时,因为被家长和老师看得紧,加上学业的压力,一颗颗青春萌动的心藏了起来,到大学该要释放了吧。于是,玩游戏、做兼职、谈恋爱、忙社团……几乎成了有的学生大学生活的全部。

“现在许多孩子,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在父母为其安排好一切的状态下成长的。上了大学,真正开始独立生活,很容易不知所措,陷入迷惘。”高捍东说。

南林大理学院党委副书记金钢表示,对受到学业警示的学生,学校会尽最大力量帮扶,对来自困难家庭的学生更不会放弃,“只要本人努力,哪怕学习基础、能力比较差,学校也会尽最大努力帮他们赶上去。”

东南大学成立的学习辅导中心,南京理工大学成立的本科生学业指导中心,都是为了给学业困难学生提供学业指导和帮扶,目的就是不让学生因学习能力欠佳而面临退学的境地。

高校师生眼中的劝退

“大学不是‘保险箱’”

王军被劝退离开学校时,一脸漠然。在他的一位老师看来:“就像是一位住店旅客离店回家一样平静,也许,他本人对大学生活并没有太多留恋。”

王军的几位同学则觉得劝退过于严厉了:十多年寒窗苦读,能够走进南林大这样的高校实在不易。再有一年就毕业了,学校何必这么严格?放他一马,既成就了他的未来,也温暖了他的家庭,岂不两全其美。

面对劝退,学生难以达成共识。南林大理学院的李冰对劝退有点愤懑:有的老师把考题出得那么难,对于基础比较差的学生来说,就是用尽“洪荒之力”也不一定过关啊!园林学院的张然则表达了在劝退问题上的洒脱:可以出国上大学呀,再说了,也可以早点出去就业、创业,当代青年人生要出彩,远不止上大学这一条路。

“总体看,退学学生的情绪比较平稳,因为基于自己的学业成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激烈反应,我们还没有遇到过。”南林大教务处的一位老师回忆。该校教务处处长闵永军教授认可张然的观点:“劝退,也许并不是因为你能力差,只是因为你不适合在这个学校、这个专业学习。换个平台,也许你会表现得很优秀。”

在南京林业大学的一个贴吧里,网友“虎踞龙盘123”发帖说:“毕业几年了,感觉学校越来越严,我们那时好像很少有退学公告,现在每学期都有,挺严格的哦!”

网友“gerard_小朱”跟帖道:“我认识其中一个被退学的。真的不能怪学校,因为真的是毫无上进心,一学期的课基本全挂,公选课也挂,甚至旷考。重修也不去上课,再挂甚至是再旷考……这样的学生,如果还和努力学习的人拿一样的毕业证书,那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对于努力的人也不公平啊。如果他的心思真的不在学习上,还不如退学去更广阔的天地吧。”

在南京多所高校采访中,几位相关负责人坦言,当前高等教育确实面临一些客观压力。一是高校扩招之后,生源质量较过往有所下降,而社会各界对高校学生培养质量的质疑声不断。二是面对就业压力、外界诱惑,部分大学生的浮躁情绪表露得更加明显,高校在他们眼中早已不是致力学业的“象牙塔”,而成为拿张文凭就走的驿站。在这样的背景下,“从严治学”“从严治校”刻不容缓。

东南大学党委副书记郑家茂教授,曾长期任学校教务处负责人。他认为,高校劝退学生是严把毕业生质量关,其中要找准两个出发点:质量为本、学生为本。学生为本是指要让每一个学生得到最适合的培养,成为造福社会的人才;质量为本是指学校的毕业要求是红线,任何情况下都不能降低,这关系到学校办学的生命线。

南京有53所高校,基本上都有劝退的规定和做法。郑家茂介绍,东南大学一向坚持学生“严进严出”,但即使平时对学生要求严格,每年也会有将近千分之二的退学率。

南京理工大学在校的1.6万名学生中,每年被劝退的也有10多名。南理工教务处副处长高蓓蕾介绍,学校也实行学业警示制度,规定在大一至大三每学期所获学分小于15分的,第一次要给予黄色警示,两次要给予红色警示并作退学处理。

高蓓蕾说,受传统观念的影响,绝大多数家长总希望孩子经过大学教育后成龙成凤,因此对退学的后果都看得极为严重,认为中断了学业就是失去了未来。但是现在一些90后、95后大学生的价值观与他们的父辈相比已经有了较大差异,他们对退学已经看得不那么严重,“是重新高考还是自己创业,家长也许应该多与孩子进行平等交流,而不是固守坚决不能退学的观念。”

“大学不是‘保险箱’,躺倒不干的学生肯定要被淘汰,毕竟人才培养质量是高校赖以生存的底线,也是社会对高校的期盼。”高捍东说。

劝退制度化

“早一点把有希望的拉回来,把学业无望的请出去”

今年秋季开学,本该读大三的闻超继续在大二学习。按照规定,受到橙色警示的学生,编入下一个年级学习。“现在暂时不搞文学创作了,我要把精力都花在专业学习上,这学期已经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了。”闻超介绍新学期自己的状态。

“现在把百分之八十的精力放学习上了?”

“哪里,现在是百分之百!”闻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闻超说,得感谢橙色警示,让自己对脱了缰的写作踩了急刹车,否则发展下去很有可能被退学。闻超说自己理科基础不错,高中时数学、物理成绩经常是全班第一,现在集中精力,应该能把挂科的课程重修回来。

南京林业大学的校门上,写有“诚朴雄伟、树木树人”八个大字的校训。“作为一所林业大学,我们深谙‘十年树木’的道理,自然会有更大的耐心去‘百年树人’。”南林大有关负责人的话意味深长。

2011年以前,南林大对毕业生质量的控制,主要靠毕业前的“清考”,即对学生在校期间不及格的课程进行毕业前最后一次补考。清考及格,顺利毕业;清考不及格,两年内可继续参加考试。

平时学业压力不大时就挂科,指望清考这样的“临门一脚”显然不现实。对于清考,教师的选择无非有二:一是标准不降,不少人注定将毕业无望;一是降格以求,助其侥幸过关的同时,也突破了高校的底线。

2011年南林大取消清考前,曾有几个学生参加清考后自觉通过无望,就去找任课老师请求照顾,后来又结伴来到学校教务处求情,都被挡了回去。

“不能把质量控制交给最后的清考,那太晚了,对挽救学业不佳的学生效果不大,要严在平时。”高捍东说,“实行学业警示,就是要早一点把有希望的拉回来,把学业无望的请出去,关键在于关口前移、过程管理、精准帮扶。”

2014年,南京林业大学出台《本科学生学业警示及帮扶办法(试行)》,依学业未完成情节轻重对学生作出黄色、橙色、红色学业警示:每学期学分未超过12分并且不及格两门以上,黄色警示;每学期学分未超过8分并且不及格3门以上,橙色警示;每学期学分未超过4分,或未修学分累计超过40分,红色警示。

其实,教育部早在2005年施行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就明文要求,“学业成绩未达到学校要求或者在学校规定年限内(含休学)未完成学业的”,应予退学。

按照南林大学业警示办法,受到黄色警示的学生,在其第二学期开学补考仍未通过的情况下,可以进行多种形式的课程重修:插班重修、组班重修;再不济,学校会组织暑期重修,专门在暑假的前几周开设重修课。

劝退,很多人看到的是高校的“严”,高捍东说,其实背后也有很多的“宽”,包括制度设计、倾力帮扶、为转专业开绿灯等一系列措施。

劝退制度的刚性与温情

“只要学生不放弃,学校更不会放弃”

李欣2015年5月被红色警示后,由学校作退学处理。按照规定,他可以申请降级试读一年,一年内完成规定学分即可成功“复活”,恢复学籍并回到原班级继续学业。试读,是学校给学业不佳学生亮的最后一盏绿灯。在父母支持下,李欣选择了申请试读。

学院指定专门老师帮助李欣制定个人学习计划,并负责对他进行督促和帮助。“辅导员、学院管教学的老师、管学生工作的副书记,这一年都对我倾注了热切的关心,给予了无私帮助。”李欣说,老师们的悉心指导激励着他这一年坚定走下去。

李欣参加了学校的一个社团,用他的话说“近朱者赤”,他与社团内学业优秀的学生结伴上自习、探讨难题,对学习的热情有了高中时的感觉。试读一年里,按规定要修满15分,他两个学期所获学分都超过20分。

“这一年是不是特别辛苦?”

“比高三好多了!”李欣轻松一笑。

帮扶,不只针对李欣这样受红色警示后试读的学生。按照南林大规定,橙色、黄色警示的学生同样有帮扶。金钢介绍,每学期学院都会将警示通知书一式两份送达学生和家长,邀请家长到学校共同商议对学生的帮扶。每年5月3日、10月7日,是理学院的家长开放日,学院充分利用这个机会与家长沟通合作。

南林大调动起从学院到教师对学生帮扶的积极性:每个学期开学,教务处会将统计好的上学期每个专业、每个班的考试不及格率,以及受黄色、橙色、红色警示的学生名单发给各院系,并由教务处与各院系分管教学的负责人一一沟通情况,督促各院系做好帮扶工作。

“化工学院的某个班,有个学期某一门课挂科率达30%,教学副院长看到后非常震惊,组织制定了详细的帮扶计划。第二个学期,这个班这门课挂科率就降到了10%,帮扶效果明显。”高捍东说,“只要学生不放弃,学校更不会放弃!”

南林大理学院有一位班主任,几乎每个晚上都要去自习教室检查,在教室外拍一些学生不认真学习的照片提醒本人。一位爱玩手机的学生收到班主任这样的信息:今天是第四次看到你在学习时玩手机了,再让我看到,就要通知你家长了……

金钢介绍,凭着帮扶老师的敬业和执着,受到警示的学生大多能自觉改正,“大一抓得紧一些,一旦好习惯养成了,以后就不会再掉下去了。”

在高捍东看来,之所以有人留下有人离开,主要不是能力问题,而是努力不努力问题,“能够考入南林大这样高校的学生,能力不会差到哪里去。正如你不能叫醒一个装睡或根本不愿意醒的人。帮扶,也只能把愿意回头的人拉回来,但总有一些人是不愿意回头的。”

转专业,是南林大为受到包括学业警示在内的学生敞开的一扇大门。之前转专业,学校主要为优秀学生开绿灯,现在南林大为四类学生敞开转专业大门:优秀学生、有特长和特殊潜质的学生、因健康原因不适宜在原专业继续学习的学生、学习困难的学生。

酷爱文学的闻超曾被学校主动安排可转至人文学院学习汉语言文学,但被其谢绝了,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南林大教务处的统计显示,该校转专业的申请比例,已由2014年的10%增加到目前的30%;而准予转入的比例,则由10%增加到15%。“除了少数专业因为申请人数太多只能择优而转外,大部分专业基本可以满足学生需求。”闵永军介绍。

南林大最近一年半时间里劝退的49名学生,大多数人选择留下来试读。2015年5月,和李欣一起受到红色警示的18名学生中,17人申请留下试读。如今试读到期,像李欣一样成功“复活”的学生有8人,还是有9人没有完成试读期的学业要求。

与李欣交谈结束,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已停。他背起书包,点头同记者道别,说食堂马上要开晚饭了,晚上还要上自习课。整个谈话,他很少提“退学”两个字,而是用“出了事”三个字代替。他说,出了事,真的就是人生遇到一道坎,结结实实跌了一跤,虽然很疼,但却刻骨铭心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大学,是不可以虚度的。”

李欣背着书包的身影渐渐走远。校园内,黄叶在秋风中飘落,又一个秋天即将过去。

南京林业大学学联工作指导手册

五月 20th, 2014 by admin

···························································(8)

学生社团联合会章程 ··············································(14)

青年志愿者协会章程 ··············································(22)

学生纪律监察委员会章程 ·········································(25)

学生会中心工作管理

秘书处······························································(30)

校园文化中心······················································(32)

维权服务中心························································(35)

新闻宣传中心························································(37)

Continue reading ‘南京林业大学学联工作指导手册’

咸宁市

五月 20th, 2014 by admin

市位于湖北省东南部,长江中游南岸,湘鄂赣三省交界处,是南下北上的主要通道,有“湖北南大门”之称。东与阳新县交界,南与江西省的修水县、湖南省的平江县接壤,西与湖南省的临湘市相连,北与洪湖市隔江相望,与武汉江夏区、鄂州市、大冶市毗邻。该市面积约9861平方公里。咸宁市人民政府驻咸安区温泉办事处。

  2003年咸宁市辖嘉鱼县、通城县、崇阳县、通山县、赤壁市、咸安区四县一市一区,共设11个乡、51个镇、6个办事处,下辖1271个村民委员会、11585个村民小组。

  其中,咸安区辖汀泗桥、官埠桥、双溪桥、马桥、高桥、横沟桥、贺胜桥、向阳湖、桂花9个镇,浮山、永安、温泉3个办事处和大幕1个乡;嘉鱼县辖陆溪、高铁岭、官桥、鱼岳、新街、渡普、潘家湾、牌洲湾8个镇;赤壁市辖赵李桥、新店、中伙铺、官塘驿、茶庵岭、赤壁、柳山湖、神山、车埠9个镇,赤马港、蒲圻、陆水湖3个办事处;通城县辖麦市、塘湖、关刀、五里、马港、隽水、沙堆、石南、北港9个镇,四庄、大坪2个乡;崇阳县辖沙坪、石城、桂花泉、天城、青山、路口、白霓、金塘8个镇,肖岭、铜钟、港口、高枧4个乡;通山县辖通羊、南林桥、黄沙铺、厦铺、闯王、洪港、大畈、九宫山8个镇,大路、杨芳林、慈口、燕厦四个乡。

Continue reading ‘咸宁市’

瑞昌市职业教育

五月 19th, 2014 by admin

第一节 发展概况

1990年后的瑞昌市专(职)业教育专业学校有教师进修学校,职业中学、技工学校、卫生学校、商业学校和嗣后社会力量办学的武术学校、电脑培训学校等。教师进修学校创立于1978年,是师资、教育管理培训进修的专门学校。职业中学起始于瑞昌二中的职业班,成立职业中学后,校址位于市区赤乌西路,招收部分初中毕业生。另外,部分乡镇中学也附设职业班,如南林中学、横港中学、肇陈中学、黄桥农中、南阳职中、高丰农科所学校。这些学校有的是普通中学和农职业中学合一的学校,有的专开农职班。1993年,全市职业初、高中共招生500余人,在校生1000余人。专业有乡企、机电、汽车驾驶与修理、服装、装璜、幼师、财会、化工机械、农学、林学、园艺、养殖等。专业实习基地多为本市厂矿、乡镇企业、农场、林场、幼儿园等。1996年,职业高中招生541人,职高生中获各种技术等级证书的有162人,毕业就业188人。1997年,报考中考兼报职业高中的学生首次突破千人,全市农职校招收新生641人。2005年,职业中学、职业中学、技工学校、卫生学校、商业学校、白杨中学职业中专班合并为“瑞昌市现代职业中等专业学校”,在校生3558人,教职工有140人。

Continue reading ‘瑞昌市职业教育’

我发表的文章2

五月 19th, 2014 by admin

【南京日报报道】(实习生 刘敏超 记者 谈洁)我市高校新生陆续开始办理入学手续。昨天上午,东南大学率先迎接新生入学,而该校投资约16亿元的九龙湖校区也迎来了投入使用后的第一批新生。

昨天上午,东南大学九龙湖校区的中心大道上,各个学院设立的服务区一字排开,道路两边摆着醒目的宣传画。大道上人头攒动,但秩序井然。新生报到时,从领取资料袋、办理一卡通直到最后的体检,都有学生志愿者带领新生及其家长完成。记者发现,该校新生入学手续比往年简化了很多,尤其是针对贫困生的“绿色通道”,只需领取申请表,写明原因后即可当场缓交学费,申请助学贷款。

在现场,记者看到一名身着黄色衣服的女生独自一人办理报到手续,笨重的行李让这位瘦弱的女生有点吃力。她叫杨飞,是重庆铜梁人,毕业于铜梁中学,她报到的第一个手续就是申请缓交学费。得知情况后,志愿者带她来到“绿色通道”。记者了解到,她家在重庆的偏僻山村,父母在家务农,奶奶患病还需要大笔医疗费。杨飞说:“这也是我考大学的精神动力,希望将来能挣钱摆脱贫困。”报到前,她的高中班主任已经为她争取到了“国家西部开发助学工程”受助资格。

Continue reading ‘我发表的文章2′

安海镇教委办2010年春季工作意见

五月 19th, 2014 by admin

安海镇教委办2010年春季工作意见

新学期,我们要在镇党委、政府和上级教育主管部门的正确领导下,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全局,以打造资源雄厚的教育强镇为目标,以“创建品牌学校,巩固达标学校,改造薄弱学校”为思路,以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实验和教学常规管理为抓手,紧扣教育工作五条原则,坚定不移地走“文化治校、质量立校、特色兴校、管理强校”之路,奏响 “硬件求实效、内涵求发展,机制求创新,队伍求提高”主旋律,不断提升我镇初幼教工作的教学水平和办学效益,不断开创我镇教育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

Continue reading ‘安海镇教委办2010年春季工作意见’

中国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2011

五月 18th, 2014 by admin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元1949年——2011年)

           2011年(农历辛卯年.兔年)

(本年度是平年,是联合国宣布的国际化学年、国际森林年和世界设计年)

本年度重大事件:中国成功举办2011年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雷洁琼、刘华清、储江、张玉梅、孙穗芬、黄其兴、晏济元、何兹全、朱光亚、吴阶平、周海婴、黄道奇、邢丹、李德生、陈慕华、王大珩、黄志勇、张培刚、柯岩等知名人士相继逝世;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云南盈江发生5.9级地震;向家坝电站进入安装阶段;“蛟龙”号深海载人潜水器,完成5000米级海试;中国第一艘航母试航;铁路发生7.23列车追尾事故;神舟八号和天宫一号交会对接成功;京沪高铁建成通车。

                 2011年

1月1日——中国“十二五”规划正式开始实施。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2011′

传奇人生 第七章 被誉为中国旅游管理科学开拓者和奠基人的背后

五月 18th, 2014 by admin

20世纪90年代后期在《中国人才辞曲》、《中国高级科技人才辞典》、《中国高级技术人才系列辞典》、《海峡两岸著名旅游专家》、《跨世纪中华兴国精英大典》、《世界名人录》、《中国人才网站》等众多书籍和网站中,我已被誉为“中国旅游管理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但就当时的想法而言,我根本没有想成为“中国旅游管理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的思想意识。当时的想法是:要想深入开展旅游管理的科学研究,做好专业教学工作,必须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即一手抓专业理论学习,一手抓实际工作锻炼。因为饭店管理、客房管理、餐饮管理等旅游管理科学都是实践性很强的科学。只有到实践中去打下更坚实的基础,才能在破格晋升为副教授后向着更高的目标前进。正因为如此,我不仅将深入饭店实习考察、掌握旅游企业管理的运行规律作为从事旅游专业教育和科学研究的重要起点和支点,而且总是利用各种机会和条件到饭店中去任职,担任顾问、总经理或技术总监,亲自参与或参加企业的实际管理工作。这是教学和科研工作向着更高目标前进的必由之路。

(一)第一次实践,饭店管理顾问

我在饭店业界担任管理顾问,最早是在1983年开始的。当时,北京市的饭店行业分属北京市旅游局和北京市饭店总公司。饭店总公司是根据北京体制改革的要求,在原第一服务局的基础上改制而成的。当时,饭店总公司的党委书记杨葆安先生刚刚上任不久。在朋友的推荐下,一个偶然的机会,杨葆安先生与我就有关北京市的旅游形势、饭店业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及其未来发展方向进行了交流。大概是给他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到1983年3~4月间,我应邀成为了北京市饭店总公司的管理顾问。那时,还是计划经济体制,当顾问是没有报酬的。好处是可以参加一些高中层的专业或专项会议,深入实际与高中层管理人员接触,了解他们关心的问题,了解行业或企业管理动向、热点、难点问题,为企业或行业管理提供咨询和建议。同时,在参加活动时一般会派车接送,免费享受工作餐或参加宴会。这对大学教师,特别是对专业课教师提高教学和科研水平来说,是有极大帮助的。这在当时已经获得高级职称的教师中,也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得到这种机会。所以这也是当时的教授或副教授身份和能力的一种像征。而我那时刚刚在争取评讲师,所以对我来说,实在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也是自身能力得到社会承认的一种体现。

Continue reading ‘传奇人生 第七章 被誉为中国旅游管理科学开拓者和奠基人的背后’